当前位置:首页>企业家专访>

华天软件杨超英:现在是工业软件发展的最好时机

发布时间:2017-09-01 09:22:34  【字体:

    “现在是发展工业软件的最好的时机”,谈话中,山东山大华天软件有限公司总经理杨超英眼神笃定地说。在他看来,在德国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的契机下,经过这一轮的淘汰,中国的工业软件行业必然会出现几个“高峰”。
  自1993年,山东山大华天软件有限公司成立以来,就致力于中国工业软件的研发,并在济南高新区,这片成就梦想的土地上开始征程。现在公司已经是中国目前资金规模最大、产品线最完整的产品创新数字化领域专业提供商,通过软件为中国架起从制造到“智造”的桥梁。这二十多年走过来,杨超英作为执掌华天的掌舵人,这位从学术界走出去的企业家身上难掩对于技术的热情。他曾带领华天软件开发出完全自主版权的高端三维CAD/CAM软件,打破了国外软件对市场的垄断,引领建立了中国自己的工业软件产业,使得工业软件成为济南“软件名城”的核心发展方向之一。
  其实,工业软件离百姓的生活很近
  虽然中国的工业软件起步较晚,但对于生活中的我们来说,这种与制造业密切相关、“重型”的东西,似乎与我们轻松的生活还的确有点不搭。
  然而,杨超英解释道,“看起来,工业软件好像和老百姓生活比较远,但实际上也不远。因为现在生活中所有的东西,包括汽车、高铁、飞机等交通工具,几乎都是用工业软件设计出来的。工业软件的门类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它的价值已经超出了硬件的价值。现在有很多企业,做软件的人已经超出了做硬件的人。只不过是与百姓的生活隔了一层, 不能直接用到、体会到工业软件。比如3DMax,比如珠宝设计。”
  接着,杨超英就兴奋地拿着手机向我们展示,他们与合作伙伴正在做的珠宝设计展示软件,在这里,可以个性化地定制珠宝,与设计大师进行交流。微信上就可以把珠宝选配的宝石,式样选定,然后下单,之后就直接到定制厂,做出来,然后交货。
  这看似很简单的流程,却是软件工程师呕心泣血的杰作,在艰辛的背后,就是工业软件让我们生活变得简单起来,其实,离我们的生活很近。
  工业软件可能衍生带动新的商业模式
  工业软件在使我们生活变得简单的同时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一些东西,这与哲学上的任何事物都是有联系的不谋而合。“刚刚所说的,工业软件离我们的生活很近,已经从间接的工具变成直接的工具,从个人定制直接到生产厂家,实际上就是一种商业模式的改变。”杨超英说,工业软件最好的体现就是可能会对现在的电商模式进行一种颠覆。
  他进一步解释道,过去用的最多的电子商业模式是阿里巴巴,开很多的商铺,商铺做的利益再少,也是要赚取一定的利润差价的。现在这种模式是直接的“C2M”——客户直通工厂,进一步砍掉中间环节。比如汽车电商,现在发改委已经发文不允许4S店成为单独的营销渠道,谁都可以卖车。在这种情况下,现在很多汽车企业就开始探索在网上卖车。另外,当下的主流消费群体,已偏向90后,他们买车和70后、80后(要到店里去看车,试驾)不一样,90后一般习惯于电子消费,在网上看一看,选一选就可以把这件事定下来,像这种方式都需要这样的工业软件的支撑,设计端由专业的设计工程师来做,现在移动到前端,直接向消费者和民众展示,已经与之前的“B2C”大不相同。
  与国内同行业虽有竞争
  但有些方面我们是独一无二的
  国内工业软件虽然起步较晚,但目前发展迅速。在几个工业软件大省中,相较于江苏、浙江等,山东省工业软件的发展并不缓慢。
  对于国内的同行业竞争是如何看待的,杨超英积极地说,“在有些地方是竞争,但在某些方面我们也是独一无二的。”
  “我们三维技术现在已经应用到建筑物外墙的装修设计,从设计端把外墙的铝塑板装修设计完后,接着给工厂,然后把这个铝塑板加工出来,就这样的模式,现在我们做的更多一点。”
  “我们的核心目标就是想做‘中国最大的3D服务商’。只要是想3D呈现,就是我们的事,至于是用在建筑还是珠宝、数字化制牙、机器人、模具,用在哪里我们都可以实现。在这些专业领域上我们投入的精力比较多,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策略。”
  对于国内当下工业软件行业“有高原无高峰”状况,杨超英坦然表示,国内确实是没有太高的高峰,因为大家都是和国外的软件比,但是这一轮是最好的机遇,现在基本各个企业的产品研发都从三维开始做起,在德国工业4.0、中国制造2025的机遇下,我相信,等这轮过去之后,中国工业软件能出来几个高端的工业软件商。
  制造业强大,我们工业软件才会发展的更好
  近几年来,华天软件的步伐开始走向世界,其自主版权的工业软件已经在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荷兰等工业领域发达的国家开始推广,展现着中国工业软件的创新和技术实力。其研发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三维CAD工业软件SINOVATION、三维轻量化浏览器SView,一举打破了国外同类软件对中国市场的长期垄断,证明了中国创新的力量。
  但像华天软件这样的国内企业与国际上的CAD品牌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在杨超英看来,首先国内开始发展软件产业起步较晚,且都是从外包开始,没有自己的主动权,等于是外来加工一样。但是,工业软件一定和工业背景有关,软件是用出来的。工业背景能力不强,软件企业也就无从说起。现在像我们有软件制作权这样的企业开始多起来,也会逐渐好起来,所以这个过程是必须要有的。
  然而,杨超英表示,“我们虽与国际上的一些大的企业在很多方面存在差距,包括软件规模等,但有一些方面,在互联网上的轻量化以及协同互动,我们甚至做的比他们好,超大数模的读取,三维轻量化支持,远程协同会议的交流,我们做的也相当不错。”
  在互联网趋势的发展下,一个人的一切行为都会数据化,这是未来的趋势。“你的眼睛的很多的一举一动的变化都会数据化,在一个这样的数据时代,对于消费者的眼球,就变得特别有意义,可以拿到消费者大量的数据,理论上来讲做到比她自己还懂她,商业的空间是巨大的。”
  工业软件、三维设计软件能不能提升,与国家的工业能力、创新能力相关。因为,软件是用出来的,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它代表了一个创新能力,因为最终的表达在软件上,因为软件与设计的能力是相辅相成的,也是不断提升的一个过程,所以我们做这个事情,是很有意义的。杨超英说。
  觉得自己有吸引力,所以敢敲门而入
  华天软件从最初的4个老师,20多个学生,到现在发展为拥有员工近400人,这位看起来非常儒雅的企业家至今更喜欢自己教授的身份(杨超英曾为山东大学教授)。企业的做大做强与公司的决策者是密不可分的。在最初的创业阶段,杨超英也遇到过“缺钱缺人”的窘境。
  杨超英讲述,从1989年开始做软件这个事情的,当时在教研室里做二维CAD研发,当时的教研室连台式机都没有,由于没电脑没法工作,杨超英就去泉城路上找电脑公司,直接敲门进去后和对方谈是否能资助台电脑,走了几家都被拒绝了。本来当时很有信心,自己是做软件的,觉得有吸引力,但效果并不理想。
  这时,杨超英想到了浪潮集团。杨超英当即就给当时的浪潮集团总工写了封信,表明自己的目的和意图。因为当时杨超英根本不认识浪潮的总工是谁,直接在信封上写了“总工收”,也没想过会真的被接纳。后来从广州出差回来后,同事告诉杨超英浪潮集团回复表示可以支持,给了2台价值10万的机器,条件是软件必须叫浪潮CAD。
  杨超英说,“有了机器后我们组织开始开发二维CAD,1991年推出了首套机械CAD。从浪潮CAD到工大软件,到合校后的华特,最后剥离出来称为华天科技,2010年做三维软件后,华天把股权转让给航天,航天控股后公司得到了持续的快速增长。”
  如今华天软件已经成为济南软件行业的领导者,也使工业软件成为济南“软件名城”的核心发展方向之一。杨超英表示,“我们对济南高新区是最有感情的。几次易家,也都在高新区内。我们是软件园最早的一批企业,当时在齐鲁软件园F座,那时候地点是随便选,选的最高层面朝东南方向800多平方米的地方,1985年时,经十路上连红绿灯还都没有,车少人少。高新区的发展确实是有目共睹,近几年发展也比较快。济南高新区对软件产业也一直比较重视,服务各方面都很支持。但济南的高校带动作用还是相对较差,希望能引进几所强有力的的高校资源和科研院所,尤其是制造业需要高层次的人才做支撑,更好的对接德国工业4.0。”
  一直做的是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所以也特别快乐
  已经成为“老板”的杨超英身上并没有过多的“老板”标识。
  杨超英每天基本上是最早来公司,有时候甚至比保洁员来的都早。“别看公司好多博士,在软件测试的方面我做的最多。”杨超英笑着说这与自己实践经验更多一些有关。“我本来就是老师出身,不是职业经理人,企业的方方面面都习惯了自己去用心对待,而且一直做的是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所以也特别快乐,每解决一个问题,展示一件作品,而且三维软件是可见的,在手机上电脑上看着效果都比较炫,也特别有成就感。”
  工作之余,周末,杨超英会约上三五好友打羽毛球,假期陪家人旅游,到处走走。“到了现在这个年龄对物质已经没有太多追求,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假期和家人旅游度假、平时研究研究摄影,已经很好了。”
  有人评价杨超英“学术界里最会做生意的,生意界里最具学术气质的”,也许正是多年的教学经验,让杨超英在技术的研发,公司的管理上更为严谨,少了企业家的的“铜臭”,在笔者看来,这也是企业家队伍里的一股清流。中国工业软件的发展正处于起步加速阶段,如何使工业软件产业发展的更好、更快,成为新的发展动力,需要更多的像杨超英这样的人为之探索,向前推进。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