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企业家专访>

胡文:希望未来能在济南高新区催生产业集群效应

发布时间:2017-09-11 10:25:48  【字体:   作者:凤凰山东【高新大佬】专栏


  胡文 (济南晶正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近日,济南市委、市政府制定《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促进人才创新创业的实施意见》提出,对新引进或自主培养的国内外顶尖人才和团队,可通过项目资助、贷款贴息、股权直投等方式,给予最高1亿元的综合资助。对新当选和全职引进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等层次的国内外顶尖人才,给予500万元生活补贴。
  政策一出台,立马引来赞叹,济南为最大限度激发和释放人才创新创造创业活力,可谓花了大力气,这也是继“5150”等人才引进计划之后的又一大手笔。 而早在此前,作为“5150”计划的第一批引进的海外人才,济南晶正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文,身上有着不得不说的故事。
  ▲济南晶正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文
  “我不是什么大佬,只是创业初期阶段的一个创业者。”在济南高新区药谷7楼的办公室里,胡文谦虚地说。
  从最初的9个人的项目团队,发展到今天拥有2万平方米的生产基地,正是胡文与他的团队坚持不懈地努力创新,在新材料科技研发领域占据重要一席。
  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大学毕业后,胡文被分配到中国石化山东石油公司工作。后来,胡文得到了一个公派留学的机会,单位选派他前往曼谷的亚洲理工学院读计算机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曼谷亚洲理工学院优越的授课条件和一流的科研环境,让胡文每天把大部分时间都耗在实验室和科研上,专业水平和科研层次迅速提升。
  1997年,回国后的胡文发现国内发展水平和创业环境都暂时满足不了自己对高新技术的进一步研究,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1999年,胡文通过技术移民来到加拿大,在IBM旗下一家公司做软件开发和测试工作。在国外这几年,留给胡文最深的印象是,加拿大企业严格的生产制度和管理体制。IBM的工作经验让胡文体会到,大到完善的法律体系,小到科研机构、企业的运作模式、生产流程,使得北美的科研和技术转化像一部设计精良的机器,运作得十分严谨且富有成效。胡文还发现,加拿大不仅重视基础科学研究,也给科研人员更多的自主权,无论是成果小试、中试,还是产业化,渠道都很畅通,科研人员能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迅速将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转化为生产力。
  身为海外游子,“如果能为自己的国家、家乡做点什么,那种心情是无以言表的”。此时,要把加拿大所学的东西回报给祖国,已经成为胡文潜意识里的一个念想。
  机缘巧合 回国创业
  21世纪初,各种以信息和新材料为主的科技革命引导着世界的发展。对于正在飞速发展的中国来说,对人才的渴求也愈来愈明显,作为省会城市的济南来说,也不例外。
  2004年,济南市政府专程赴加拿大,召集在加拿大的海外留学生座谈。座谈会后,济南市政府与胡文所在的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签署了共建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济南海外科技人才创业基地的协议,胡文担任创业基地主任。
  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有来自中国及世界各地的3万余名专业人才,其中包括近2000多个博士,8000多个硕士,协会专业人才涵盖信息技术、工程、金融、生物医药等各个领域。自此,胡文多次往返中国和加拿大,为帮助专业人士回济南创新创业牵线搭桥,这也为胡文回国埋下了机缘伏笔。
  2009年,济南市启动了“5150引才计划”,专门设立了每年1亿元的人才引进专项资金,为引进人才提供创业资助、科研补助、待遇补贴等。胡文创业的热情立刻被点燃了,他组织创业团队申报项目,并成为九个入选项目之一。
  胡文表示,“其实,回国前,自己也考察了北京,上海,无锡等几个城市,但后来发现,济南有70多所高校,人才资源丰富;同时,在生活成本、创业成本等方面比较低,适合初创者;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济南高新区内,整体创业的环境、氛围比较好,政策落实到位。”
  ▲工作中的胡文
  胡文给我们举了个例子,他说,“在刚刚回到济南注册公司时,高新区就派人一对一服务。公司要招人的时候直接参加了人社局针对高素质人才的专场招聘会,帮着企业招人。当引进资金、投资的时候,高新区又帮助介绍了企业融资。”
  “回乡创业也踏实,老人也高兴。关键是他给你打造的环境范围很有吸引力,你的内心会有共鸣和欲望,这是外力环境,很重要,特别是国内发展速度给人感觉都不错。”也许正是恰当机遇,加上内心深处被唤醒的报国之心,胡文回国创业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希望技术能够
  真正实现应用和经济价值
  2010年,项目团队成立之初,济南市政府提供给胡文200万的创业补贴,并迅速完善团队,胡文的弟弟,清华大学博士后、德国洪堡学者、“泰山学者”海外特聘专家,也专程从德国赶回来,担任研发团队的带头人。兄弟俩在济南高新技术开发区注册资金1600万元成立了济南晶正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把目光投向了铌酸锂单晶薄膜的研发。
  谈到为何致力于新材料研发项目时,胡文说,这也得益于自己在加拿大担任创业基地主任,“我们有一个小团队经常参加这方面的研讨、活动,因此交流非常多,并且他们都是专家,虽然我们在这方面不是非常专业,但是整天跟专家在一起,他们的行业判断、学术经历对自己的认知程度、判断就会有影响,对自己非常有帮助,我们只是在一个比较高的平台上,被提供了机遇和机会,特别是在国内特别需要的时候。”
  同时,在胡文看来,如果一项技术能够真正实现技术应用和产生经济利益时,就会感到非常满足和有成就感,这是最重要的。“你知道这种感觉吗?”讲到这里时,胡文不禁激动地问道。作为一名技术开发者,正是因为对于技术的认知和热情,才会特别想实现应用的转换。
  “做一件事对行业、社会有用,学以致用是必须的。任何一件事做了能够产生价值,它的价值不只是体现在事情本身上,实际上是体现在社会上的价值。每个人都在创造价值,但哪个能够带给你成就感和满足感,一定是做一个东西,它有意义、有目的。”胡文讲到。
  研发过程就像“挖井”
  越挖思路越清晰 目标越接近
  截至目前,胡文带领研发团队成功突破了离子注入及晶片键合关键技术,在世界上率先研发出纳米厚度铌酸锂单晶薄膜产品,填补世界空白,攻克了从实验室到工业化生产的难题,成为全球唯一实现工业化生产的单位。
  几年的时间里,胡文和他的团队经历了上万次的实验,从小试到中试,从分析到改进,胡文和团队终于利用离子注入及直接键合等技术,从厚度为0.5毫米的铌酸锂材料上剥离出厚度仅有数百纳米的单晶薄膜,相当于将原来的0.5毫米的铌酸锂单晶平行切了1000片。随着工艺的完善,铌酸锂单晶薄膜的成品率也从30%提升到95%以上。
  胡文表示,在研发的过程中经历多次失败,我们在这之前有思想准备,“如果想开发一个世界上领先的产品,一定会遇到这些困难的。然而,当我们真正做的时候就会发现,失败的越多,就越清晰,好比前面有7条路,我们试验了3条不行,那后面4条就去试了,所以需要坚持,笑到最后、跑到最后的产品就出来了,往往很多做产品的,倒就倒在中间失败了。就像挖井,一个挖了10米,一个挖了30米,实际上水在70米的地方,你挖的过程就会发现越来越清楚,越来越接近目标。”
  希望未来能够产生集群效应
  谈话间,对于当下所取得的成绩,胡文有着冷静的分析,“一方面,优势在于技术是领先的,而且在将来国家制定标准时有发言权,知识产权也在我们手里;另一方面劣势也非常明显:在一个产业链中,我们属于产业链的上游,我们买来晶片材料,加工成薄膜,我们的下游是美国,日本,欧洲的一些器件公司,他们做出器材之后,再返回来卖给华为等企业,产业链的一端,我们已经突破,中间的一段在国外,由于之前我们在半导体和器件上发展技术水平比较低,无法形成完整的产业链,然而国内市场巨大,我们的劣势也尤为明显。”
  如何解决这一现实问题,在胡文看来,可以考虑通过国内外的合作,将产业链转移到国内,但这需要有个过程,是一个配套的过程,材料已经突破,慢慢地要实现技术、设备的突破,使产业链慢慢地流入到国内。
  ▲晶正电子规划图
  对于公司下一步发展计划,胡文表示,公司目前中期将要打造5条生产线,实现铌酸锂单晶薄膜年产30万片以上。对于未来的预期,胡文很有信心,虽然不能说出具体的预期,但是国内都在追赶,前进,所以最终,能够形成产业链集群。“我们已和多家国际大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将逐步开发世界最先进的光子晶体材料产品,在济南打造一个国际光电薄膜材料研发生产中心和光电元器件产业集群。”
  作为落地在济南高新区的高科技企业,胡文表示,“高新区近几年来发展迅速,尤其在推动科技创新方面是最强力的,高新区规划完整,在政府服务管理上也比较完善,现在高新区高科技研发方面,已经在行业里已小有名气。”
  利落的板寸,银边的眼睛,谈话间透出几分儒雅的风采,很难想象是在与一位60后的科技大佬对话。胡文说,自己一直是处边学边做的过程,一直走在前进的路上,至于结果,则另当别论,关键是一直在想要到达的方向努力去做,并实现自己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相关稿件